郑州“房本之争” 解决方案无果 有关部门不能太淡定

http://xwxfts.cn/2020-01-16 04:01:42
核心提示丨自打9月2日本报继续跟踪郑州“房本之争”的后续并公布记者的联系方式后,记者通过电话、短信、微信、邮箱等方式每天都能接到数十个反映与“房本之争”有关的求助与反馈。几乎每位打来电话的市民在陈述了自己的遭遇后,都会留下一连串的“吐槽”与焦虑。据记者了解,与民众的焦虑形成反差的是解决方案至今仍未出炉。“两部门的争议已经给百姓造成了迷茫与不便,如果解决方案迟迟不露面,势必造成对政策的不理解甚至质疑政策本身。”针对这场“待剧终”的风波,有业内人士这样评价说。

  事件丨“房本之争”让她面临近70万的违约金

  今年5月,在北京看上了一套房子的郑州市民A女士(应受访者要求隐去具体姓名,下同)决定出手在北京购置一套房产,一来为自己工作方便,二来可以解决在北京上学的孩子将来的住房问题。

  凭借自己家中在郑州已有的数套房产,A女士很爽快地与开发商签订了相应的购房合同,并计划将郑州的一套房产卖掉,在9月份缴纳北京住房的首付款。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,因为一场房本之争,买家已打至资金监管账户中的购房款却迟迟无法“变现”。眼看在北京所购置的房子的缴款时间越来越近,A女士也陷入了焦虑之中:基于双方此前约定,如果A女士不能按时缴纳房款,她将面临高达近70万元的违约金。“要是真的赔付违约金,谁为我的损失买单?”A女士问。

  吐槽丨买房者:拿不到不动产登记证

  卖房者:交易资金无法“变现”

  A女士的遭遇并非个例,自打9月2日本报继续跟踪郑州“房本之争”的后续并公布记者的联系方式后,记者通过电话、短信、微信、邮箱等方式每天都能接到数十个反映与“房本之争”有关的求助与反馈。其中,仅反映因为拿不到不动产登记证而造成交易资金无法“变现”的情况就至少有近10起。与A女士有着同样遭遇的市民B女士则显得更为焦急。她对记者说:“孩子爹和我都是下岗职工,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想着卖房给孩子筹学费,两个部门能不能替我们想想?”

  房屋中介C先生:“电话快被打爆,郑州如今的房价‘一日千里’,一天不登记这事儿就不算完。卖家亏得慌,买家怕卖家毁约,身边多少这样的例子了。”

  市民D先生:“急着换房子结婚,用民间借贷做的解押,利息高得吓人,咋办?啥时候解决?”

  市民E女士:“既然受理了就给我们办完再说。我算是明白啥叫‘神仙打架,百姓遭殃’了。”

  几乎每一位拨通记者电话的市民在陈述了自己的遭遇后,都会留下一连串的“吐槽”。当然,在这种“吐槽”中,更多的是语调中所带出的明显焦虑。

  进展丨有关部门开会三次,结论依旧无踪影

  但与“火急火燎”的市民相比,此次风波的相关部门似乎依然“淡定”,截至记者传稿时,传说中的解决方案依然没有露面。

  据知情人士透露,上周五,基于各方的关注及风波发酵所带来的压力,郑州市政府再次召集相关部门开会对此事进行商议,但会议仍旧是围绕着“政策探讨”而展开。记者了解到,连同此前进行的两次会议,这第三次会议的结果依然是“未下定论”。

  “不动产登记制度是一项在全国普遍推开的政策,大家遵循的都是一样的法律法规,郑州也不是所谓的‘先行先试’,为啥偏偏在这里出了问题?”关注本报连续报道的一位市民这样问道。

  延伸丨房本之争留下另类“思考题”

  上周五,一位在郑州北区购买了一套二手房的市民G女士给记者打来电话陈述了自己遇到的困惑。买卖方所委托的中介告诉她说,因为房管、国土两部门出现的衔接问题,最近与二手房交易所相关的事项均已停滞。

  电话中,由于G女士所述问题在记者听来符合不动产权证书申领的条件,记者便建议她向房屋所在区的不动产登记分中心进行询问。

  半个小时后,G女士再次给记者打来电话说:“我问了分中心,他们说我可以去办理不动产权证,但是……”听到电话中G女士欲言又止,记者感到很是奇怪。

  “你说我要是去领了国土部门发的证,房管局不认咋办?”G女士在犹犹豫豫中道出了自己的担忧。

  “两部门的争议已给百姓造成了迷茫与不便,可以预料的是,如果解决方案迟迟不露面,势必造成对政策的不理解甚至质疑政策本身。”对于G女士由“房本儿之争”而引发的迷茫,业内人士这样点评。

  而对于目前的“症结”,武汉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王祝福表示,不动产登记制度是一项在全国普遍推行的政策,郑州较之他地出现了这样的问题必然是在“实施细则与具体衔接”方面出现了瑕疵,“搁置争议,着眼民生,立足解决,是目前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”。

  王祝福表示,我们常说要把“好事办好”,国家决定推行不动产登记制度,本意是为了百姓更方便,这就要求我们的地方政府应当本着“便民利民”的理念,尽快在流程上或具体细则上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并高效解决。

  记者手记

  面对民众的焦虑有关部门不能太“淡定”

  一方称为确保交易安全必须收回房本儿,另一方则表示房本是登记程序中必不可少的法定要件。这两天,不少打算给房屋办理过户登记的郑州市民,被两个政府部门间的不同说法搞得很是迷茫。在不动产权证的时代,原本已“退居二线”的“房本”却成为了郑州两部门间争相收取的“抢手货”,手中的房本到底该交给谁,也似乎成为一道无解的难题。(详见大河报8月31日A05、9月2日A03版报道)

  在记者接到数以百计的电话中,市民在“吐槽”之后也纷纷诟病解决方案迟迟不予敲定。

  两个部门间的“房本之争”及其所带来的监管资金无法如时发放以及交易流程的“戛然而止”,无一不如“小火慢烤”煎熬着相关的民众。

  但与这种煎熬形成反差的却是解决方案一而再,再而三地“迟到”,或许在解决方案的制定中,相应部门因各种“难言之隐”,而选择了“淡定”,但相关部门更应明白,这种“淡定”的背后,无时无刻不在耗费着百姓的切身利益。

  其实,“房本”本身对于两部门而言或许价值有限,这背后更多的是“谁来管理”、“谁占主动”的权力博弈及其由此所带来的“存在感”。

  从关注“房本儿之争”至今,大河报已连续刊发了3篇报道进行追踪。但愿就在明天,我们就能迎来这组报道的“终结篇”。我们期待这个“答案”不要来得太晚。

  (记者陈骏吴俊池王磊)


相关阅读:
大亨互娱 http://www.8tube.biz
分享到: